今本道德經八十一章

今本第二十一章 ( 帛書本第六十五 章 )

孔德之容,惟道是從。道之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。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古及今,其名不去,以閱眾甫。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?以此。

 

今本第二十二章 ( 帛書本第六十七 章 )

曲則全,枉則正,窪則盈,敝則新,少則得,多則惑。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。
不自見,故明;不自是,故彰;不自伐,故有功;不自矜,故長。古之所謂「曲則全者」,豈虛言哉!誠全而歸之。

註:枉則「正」,《帛書》甲本作「定」,乙本作「正」,《想本》、《傅本》亦作「正」,《淮南子》作「直」。這裡依《帛書》乙本。
 

今本第二十三章 ( 帛書本第六十八 章 )

希言自然。故飄風不終朝。驟雨不終日。孰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?
故從事於道者,同於道;德者,同於德;失者,同於失。同於道者,道亦樂得之;同於德者,德亦樂得之;同於失者,失亦樂得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

 

今本第二十四章 ( 帛書本第六十六 章 )

企者不立,跨者不行。自見者不明,自是者不彰,自伐者無功,自誇者不長。其於道也,曰:餘食贅行。物或惡之,故有道者不處。

 

今本第二十五章 ( 帛書本第六十九 章 )

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獨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為天下母。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,強為之名曰大。大曰逝,逝曰遠,遠曰反。
故道大,天大,地大,人亦大。域中有四大,而人居其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

 

今本第二十六章 ( 帛書本第七十 章 )

重為輕根,靜為躁君。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,雖有榮觀,燕處超然。奈何萬乘之主,而以身輕天下?輕則失根,躁則失君。

 

今本第二十七章 ( 帛書本第七十一 章 )

善行無轍跡,善言無瑕謫,善數不用籌策,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,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。
是以聖人常善救人,故無棄人;常善救物,故無棄物。是謂襲明。
故善人者,不善人之師;不善人者,善人之資。不貴其師,不愛其資,雖智大迷。是謂要妙。

 

今本第二十八章 ( 帛書本第七十二 章 )

知其雄,守其雌,為天下谿。為天下谿,常德不離,復歸於嬰兒。
知其白,守其黑,為天下式。為天下式,常德不忒,復歸於無極。
知其榮,守其辱,為天下谷。為天下谷,常德乃足,復歸於樸。
樸散則為器,聖人用之,則為官長。故大制不割。

 

今本第二十九章 ( 帛書本第七十三 章 )

將欲取天下而為之,吾見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為也,不可執也。為者敗之,執者失之。
故物或行或隨,或歔或吹,或強或羸,或載或隳。是以聖人去甚,去奢,去泰。

 

今本第三十章 ( 帛書本第七十四 章 )

以道佐人主者,不以兵強天下,其事好還。師之所處,荊棘生焉,大軍之後,必有凶年。善者果而已,不敢以取強。
果而勿矜,果而勿伐,果而勿驕。果而不得已,果而勿強。物壯則老,是謂不道。不道早已。

 

今本第三十一章 ( 帛書本第七十五 章 )

夫佳兵者不祥之器,物或惡之,故有道者不處。君子居則貴左,用兵則貴右。
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為上。勝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樂殺人。夫樂殺人者,則不可得志於天下矣。
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將軍居左,上將軍居右。言以喪禮處之。殺人之眾,以悲哀泣之,戰勝以喪禮處之。

 

今本第三十二章 ( 帛書本第七十六 章 )

道常無名,樸,雖小,天下莫能臣也。侯王若能守之,萬物將自賓。
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,民莫之令而自均。始制有名,名亦既有,夫亦將知止,知止所以不殆。譬道之在天下,猶川谷之與江海。

 

今本第三十三章 ( 帛書本第七十七 章 )

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勝人者有力,自勝者強。知足者富,強行者有志。不失其所者久,死而不亡者壽。

 

今本第三十四章 ( 帛書本第七十八 章 )

大道氾兮,其可左右。萬物恃之而生不辭,功成而不有,衣養萬物而不為主。常無欲,可名於小;萬物歸焉而不為主,可名為大。以其終不自大,故能成其大。

 

今本第三十五章 ( 帛書本第七十九 章 )

執大象,天下往。往而不害,安平太。樂與餌,過客止。道之出口,淡乎其無味,視之不足見,聽之不足聞,用之不可既。

註:尾句《 今本 》作「用之不足既」,偏離了原有的意思。這裡依《 帛書 》版本。

 

今本第三十六章 ( 帛書本第八十 章 )

將欲歙之,必固張之。將欲弱之,必固強之。將欲廢之,必固舉之。將欲奪之,必固予之。是謂微明。
柔弱勝剛強。魚不可脫於淵,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

註:《今本》的「必固與之」的「與」偏離了原有的意思。這裡依《 帛書 》版本的「必固予之」。

 

今本第三十七章 ( 帛書本第八十一 章 )

道常無為而無不為,侯王若能守之,萬物將自化。化而欲作,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。無名之樸,夫亦將不欲,不欲以靜,天下將自定。

註:《 今本 》首句:「道常無為而無不為」,《 帛書 》作「道恆無名」。

 

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 德經 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

 

今本第三十八章 ( 帛書本第一 章 )

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不失德,是以無德。
上德無為而無以為;下德無為而有以為。上仁為之而無以為;上義為之而有以為。上禮為之而莫之應,則攘臂而扔之。
故失道而後德,失德而後仁,失仁而後義,失義而後禮,夫禮者忠信之薄,而亂之首。
前識者,道之華,而愚之始。
是以大丈夫處其厚,不居其薄,處其實,不居其華。故去彼取此。

 

今本第三十九章 ( 帛書本第二 章 )

昔之得一者: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寧,神得一以靈,谷得一以盈,萬物得一以生,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。其致之。天無以清將恐裂,地無以寧將恐廢,神無以靈將恐歇,谷無以盈將恐竭,萬物無以生將恐滅,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。
故貴以賤為本,高以下為基。是以侯王自謂孤、寡、不穀,此非以賤為本邪?非歟?故至譽無譽。不欲琭琭如玉,珞珞如石。

 

今本第四十章 ( 帛書本第四 章 )

反者道之動;弱者道之用。天下萬物生於有,有生於無。

 


版權所有©藏玄易社版權所有 | 技術支援:藝哲設計顧問公司
你是第 2247739 位訪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