帛書道德經八十一章

帛書本第二十一章(今本 第五十八 章

其正閔閔,其民屯屯;其正察察,其邦夬夬。
禍,福之所倚;福,禍之所伏,孰知其極?其無正也,正復為奇,善復為妖,人之悉也。其日固久矣,是以方而不割,兼而不刺,直而不紲,光而不眺。
 

帛書本第二十二章(今本 第五十九 章

治人事天莫若嗇,夫唯嗇,是以蚤服。蚤服是謂「重積德」,重積德則無不克,無不克則莫知其極,莫知其極,可以有國,有國之母,可以長久。是謂「深根固氐」,長生久視之道也。
 

帛書本第二十三章(今本 第六十 章

「治大國若烹小鮮」,以道蒞天下,其鬼不神。非其鬼不神也,其神不傷人也。非其神不傷人也,聖人亦弗傷也。夫兩不相傷,故德交歸焉。

 

帛書本第二十四章(今本 第六十一 章

大邦者,下流也,天下之牝,天下之交也。牝恆以靜勝牡,為其靜也。故宜為下也。
故大邦以下小邦,則取小邦;小邦以下大邦,則取於大邦。故或下以取,或下而取。
故大邦者,不過欲兼畜人;小邦者,不過欲入事人。夫皆得其欲,則大者宜為下。

 

帛書本第二十五章(今本 第六十二 章

道者,萬物之注也,善人之寶也,不善人之所保也。美言可以市,尊行可以賀人。人之不善,何棄之有?故立天子,置三卿,雖有拱之璧以先四馬,不若坐而進此。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也?不謂「求以得,有罪以免」與?故為天下貴。

 

帛書本第二十六章(今本 第六十三 章

為無為,事無事,味無味,大小,多少,報怨以德。「圖難乎其易也,為大乎其細也」。 天下之難作於易,天下之大作於細。是以聖人終不為大,故能成其大。
夫「輕諾必寡信,多易必多難」。是以聖人猶難之,故終於無難。

 

帛書本第二十七章(今本 第六十四 章

其安也,易持也。其未兆也, 易謀也。其脆也,易判也。其微也,易散也。為之於其未有也,治之於其未亂也。
合抱之木,生於毫末。九成之台,作於蔂土。百仞之高,始於足下。
為之者敗之,執之者失之。是以聖人無為也,故無敗也;無執也,故無失也。民之從事也,恆於幾成而敗之,故曰「慎終若始」,則無敗事矣。
是以聖人欲不欲,而不貴難得之貨;學不學,而復眾人之所過。能輔萬物之自然,而弗敢為。
 

 

帛書本第二十八章(今本 第六十五 章

古之為道者,非以明民也,將以愚之也。
民之難治也,以其知也。故以知知邦,邦之賊也;以不知知邦,邦之德也。恆知此兩者,亦稽式也。恆知稽式,是謂玄德,玄德深矣、遠矣,與物反矣,乃至大順。

 

帛書本第二十九章(今本 第六十六 章

江海之所以能為百浴王者, 以其善下之也,是以能為百浴王。是以聖人之欲,上民也 ,必以其言下之;其欲先民也,必以其身後之。
故居前而民弗害也,居上而民弗重也,天下皆樂推而弗厭也。不以其無爭與,故天下莫能與爭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章(今本 第八十 章

「小邦寡民」。使有十佰人之器而毋用,使民重死而遠徙,有車舟無所乘之,有甲兵無所陳之,使民復結繩而用之。甘其食,美其服,樂其俗,安其居。鄰邦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不相往來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一章(今本 第八十一 章

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善者不多 多者不善。
聖人無積,既以為人,己愈有;既以予人,己愈多。故天之道,利而不害;人之道,為而弗爭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二章(今本 第六十七 章

天下皆謂我大,大而不宵,夫唯不宵,故能大。若宵,久矣其細也夫。
我恒有三寶,持而保之, 一曰慈 、二曰儉、 三曰不敢為天下先。
夫慈, 故能勇;儉,故能廣;不敢為天下先,故能成器長。
今舍其慈,且勇;舍其儉,且廣;舍其後, 且先,則必死矣。夫慈,以戰則勝,以守則固。天將建之,如以慈垣之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三章(今本 第六十八 章

善為士者不武,善戰者不怒,善勝敵者弗與,善用人者為之下,是謂不爭之德。是謂用人,是謂配天,古之極也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四章(今本 第六十九 章

用兵有言曰:「吾不敢為主而為客,吾不進寸而退尺」。是謂「行無行,攘無臂,執無兵」,乃無敵矣。
禍莫大於無敵,無敵近亡吾寶矣。故抗兵相若,則哀者勝矣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五章(今本 第七十 章

吾言甚易知也,甚易行也,而天下莫之能知也,而莫之能行也。
言有宗,事有君。夫唯無知也,是以不我知。知者希,則我貴矣,是以聖人被褐而懷玉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六章(今本 第七十一 章

知不知,尚矣 。不知知 ,病矣。是以聖人之不病,以其病病也,是以不病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七章(今本 第七十二 章

民之不畏威,則大威將至矣。毋閘其所居,毋猒其所生。夫唯弗猒,是以不猒。是以聖人自知而不自見也,自愛而不自貴也,故去彼取此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八章(今本 第七十三 章

勇於敢則殺,勇於不敢則活。此兩者或利或害,天之所惡,孰知其故?
天之道,不戰而善勝,不言而善應,不召而自來,單而善謀。天網恢恢,疏而不失。

 

帛書本第三十九章(今本 第七十四 章

若民恆且不畏死,奈何以死懼之也?
若民恒且畏死,而為畸者,吾將得而殺之,夫孰敢矣?
若民恒且必畏死,則恆有司殺者,夫代司殺者殺,是代大匠斲也,夫代大匠斲者,則希不傷其手矣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章(今本 第七十五 章

人之飢也,以其取食稅之多也,是以飢。百姓之不治也,以其上之有以為也,是以不治。
民之輕死也,以其求生之厚也,是以輕死。
夫唯無以生為者,是賢貴生。

 

版權所有©藏玄易社版權所有 | 技術支援:藝哲設計顧問公司
你是第 2210676 位訪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