帛書道德經八十一章

帛書本第四十一章(今本 第七十六 章

人之生也柔弱,其死也筋肕堅強。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,其死也枯槁。
故曰:「堅強者,死之徒也;柔弱者,生之徒也。」
是以兵強則不勝,木強則折。故強大居下,柔弱居上。

註:尾段依《 文子 ‧ 道原 》、《 淮南子 ‧ 原道 》、《 列子 ‧ 黃帝 》作「木強則折」,《 河上公本 》、《 嚴遵本 》、《 傅奕本 》作「木強則共」,《 王弼本 》作「木強則兵」, 《 帛書 》甲本作「木強則恆」,乙本作「木強則競」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二章(今本 第七十七 章

天之道,猶張弓也。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,有餘者損之,不足者補之。
故天之道,損有餘而益不足,人之道則不然,損不足而奉有餘。孰能有餘而有以取奉於天者乎?唯有道者乎。
是以聖人為而弗有,成功而弗居也,若此其不欲見賢也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三章(今本 第七十八 章

天下莫柔弱於水,而攻堅強者,莫之能勝也,以其無以易之也。
水之勝剛也,弱之勝強也。天下莫弗知也,而莫能行也。是故聖人之言云,曰:「受邦之垢,是謂社稷之主;受邦之不祥,是為天下之王」,正言若反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四章(今本 第七十九 章

和大怨,必有餘怨,焉可以為善?是以聖人執右契,而不以責於人,故有德司契,無德司徹,夫天道無親,恆與善人。

 

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 道經 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

 

帛書本第四十五章(今本 第一 章

道,可道也,非恆道也;名,可名也, 非恆名也 。
無名,萬物之始也;有名,萬物之母也。
故恆無欲也,以觀其妙;恆有欲也,以觀其所徼。
兩者同出,異名同謂,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六章(今本 第二 章

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惡已。皆知善,斯不善矣 。
有無之相生也,難易之相成也,長短之相形也,高下之相盈也,音聲之相和也,先後之相隨,恒也。
是以聖人居無為之事,行不言之教。萬物作而弗始也,為而弗恃也,成功而弗居也,夫唯弗居,是以弗去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七章(今本 第三 章

不上賢,使民不爭。不貴難得之貨,使民不為盜。不見可欲,使民不亂。
是以聖人之治也, 虛其心,實其腹,弱其志,強其骨,恆使民無知無欲也。
使夫知不敢,弗為而已,則無不治矣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八章(今本 第四 章

道,沖而用之又弗盈也,淵兮似萬物之宗。
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 ,同其塵,湛兮似或存。吾不知其誰之子也,象帝之先。

 

帛書本第四十九章(今本 第五 章

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;聖人不仁 ,以百姓為芻狗。
天地之間,其猶橐籥與,虛而不屈,動而愈出。多聞數窮,不如守於中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章(今本 第六 章

「浴神不死」,是謂玄牝。
玄牝之門,是謂天地根。綿綿其若存,用之不堇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一章(今本 第七 章

「天長地久」。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也,故能長生。
是以聖人退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不以其無私與 ,故能成其私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二章(今本 第八 章

「上善若水」。水善利萬物而有靜,居眾人之所惡,故幾於道矣。
居善地,心善淵,予善天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動善時。夫唯不爭,故無尤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三章(今本 第九 章

持而盈之,不若其已。揣而銳之,不可長保也。金玉盈室,莫之能守也。富貴而驕 ,自遺咎也。功遂身退,天之道也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四章(今本 第十 章

戴營魄抱一,能毋離乎?槫氣致柔,能嬰兒乎?脩除玄監,能無疵乎?愛民活國, 能毋以知乎?天門啟闔,能為雌乎?明白四達,能毋以知乎?
生之畜之,生而弗有,長而弗宰也,是謂玄德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五章(今本 第十一 章

卅輻同一轂,當其無,有車之用也。
埏埴而為器,當其無,有埴器之用也。
鑿戶牖而為室,當其無,有室之用也。
故有之以為利,無之以為用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六章(今本 第十二 章

五色使人之目盲,五音使人之耳聾,五味使人之口爽。馳騁田獵,使人心發狂,難得之貨,使人之行妨。
是以聖人之治也,為腹而不為目,故去彼而取此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七章(今本 第十三 章

「寵辱若驚,貴大患若身」。
何謂「寵辱若驚」?寵之為下也,得之若驚,失之若驚,是謂「寵辱若驚」。
何謂「貴大患若身」?吾所以有大患者,為吾有身也,及吾無身,有何患?
故貴為身於為天下,若可以托天下矣;愛以身為天下,如可以寄天下矣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八章(今本 第十四 章

視之而弗見,名之曰微。 聽之而弗聞,名之曰希。捪之而弗得,名之曰夷。
三者不可致詰,故混而為一。一者,其上不皦,其下不昧,尋尋呵不可名也。復歸於無物,是謂無狀之狀,無物之象,是謂沕望。隨而不見其後,迎而不見其首。執今之道,以御今之有,以知古始,是謂道紀。

 

帛書本第五十九章(今本 第十五 章

古之善為道者,微妙玄達,深不可志。
夫唯不可志,故強為之容,曰:與呵其若冬涉水,猷呵其若畏四鄰,儼呵其若客,渙呵其若淩澤,沌呵其若樸,湷呵其若濁,莊呵其若浴,濁而靜之徐清,安以動之徐生。保此道,不欲盈 ,夫唯不欲盈,故能蔽而不成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章(今本 第十六 章

致虛,極也;守靜,督也。萬物旁作,吾以觀其復也。
天物芸芸,各復歸於其根。歸根曰靜,靜是謂復命,復命,常也。知常,明也;不知常,妄。妄作,凶。
知常容,容乃公,公乃王,王乃天,天乃道,道乃久,沒身不殆。

註:《 帛書 》甲本作「夫物雲雲」。這裡依《 楚簡 》作「天物芸芸」。另一《 楚簡 》作「天道員員」。

 

 

版權所有©藏玄易社版權所有 | 技術支援:藝哲設計顧問公司
你是第 2210704 位訪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