帛書道德經八十一章

帛書本第六十一章(今本 第十七 章

太上,下知有之。其次,親譽之。其次,畏之。其下,侮之。
信不足,安有不信,猷呵,其貴言也,成功遂事,而百姓謂我自然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二章(今本 第十八 章

故大道廢,安有仁義;智慧出,安有大偽;六親不和,安有孝慈;邦家昏亂,安有貞臣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三章(今本 第十九 章

絕聖棄知,民利百倍。絕仁棄義,民復孝慈。絕巧棄利 ,盜賊無有。
此三言也,以為文未足,故令之有所屬:「見素抱樸,少思寡欲」。絕學無憂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四章(今本 第二十 章

唯與訶,其相去幾何?美與惡,其相去何若?人之所畏 ,亦不可以不畏人。
望呵,其未央哉!眾人熙熙,若享於太牢,而春登臺,我泊焉未兆,若嬰兒之未咳,纍呵,似無所歸。
眾人皆有餘,我獨遺。我愚人之心也,湷湷呵。鬻人察察,我獨悶悶呵。忽呵,其若海,望呵,其若無所止。眾人皆有以,我獨頑以鄙,吾欲獨異於人,而貴食母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五章(今本 第二十一 章

孔德之容,唯道是從。
道之物,唯望唯惚。惚呵望呵,中有象呵;望呵惚呵,中有物呵。幽呵冥呵,中有情呵。其情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今及古,其名不去,以順眾父。吾何以知眾父之然也,以此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六章(今本 第二十四 章

炊者不立,自視者不章,自見者不明,自伐者無功,自矜者不長。
其在道也,曰:「餘食贅行」,物或惡之,故有欲者弗居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七章(今本 第二十二 章

「曲則全,枉則正,洼則盈,敝則新」。少則得,多則惑。
是以聖人執一,以為天下牧。不自視,故章;不自見,故明;不自伐,故有功 ;弗矜,故能長。夫唯不爭,故莫能與之爭。古之所謂曲則全者,豈語哉!誠全歸之。

 註:枉則「正」,帛書甲本作「定」,乙本作「正」,想本、傅本亦作「正」,淮南子作「直」。這裡依帛書乙本。
 

帛書本第六十八章(今本 第二十三 章

「希言自然」。飄風不終朝,暴雨不終日。孰為此?天地而弗能久,又況於人乎?
故從事而道者同於道,德者同於德,失者同於失。
同於德者,道亦德之,同於失者,道亦失之。

 

帛書本第六十九章(今本 第二十五 章

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,肅呵寥呵,獨立而不改,可以為天地母。吾未知其名也,字之曰道,強為之名曰大,
大曰逝,逝曰遠,遠曰返。道大,天大,地大,王亦大。國中有四大,而王居其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章(今本 第二十六 章

「重為輕根,靜為躁君」。是以君子終日行,不離其輜重,唯有環官,燕處則昭若,若何萬乘之王,而以身輕於天下?輕則失本,躁則失君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一章(今本 第二十七 章

善行者無轍跡,善言者無瑕謫,善數者不以籌策,善閉者無關籥而不可啟也,善結者無纆約而不可解也。
是以聖人恆善㤹人,而無棄人,物無棄材,是謂襲明。
故善人,善人之師;不善人 ,善人之資也。不貴其師,不愛其資,雖知乎大迷,是謂妙要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二章(今本 第二十八 章

知其雄,守其雌,為天下溪。為天下溪,恒德不離。恒德不離,復歸於嬰兒。
知其白,守其辱,為天下浴。為天下浴,恒德乃足。恒德乃足,復歸於樸。
知其白,守其黑,為天下式。為天下式,恒德不貸。恒德不貸,復歸於無極。
樸散則為器,聖人用則為官長,夫大制無割。

 註:第一段《 今本 》作「為天下谿」;《 帛書 》作「為天下雞」(「雞」通假於「溪」)。這

 

帛書本第七十三章(今本 第二十九 章

將欲取天下而為之,吾見其弗得已。夫天下神器也,非可為者也。為之者敗之,執之者失之。
物或行或隨,或噓或吹,或強或羸,或培或隳。是以聖人去甚,去太,去奢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四章(今本 第三十 章

以道佐人主,不以兵強於天下。師之所居 ,楚棘生之。善者,果而已矣,毋以取強焉。果而毋驕,果而勿矜,果而勿伐,果而毋得已居,是謂「果而不強,其事好長」。
物壯而老,謂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五章(今本 第三十一 章

夫兵者,不祥之器也。物或惡之,故有欲者弗居。
君子居則貴左,用兵則貴右,故兵者,非君子之器也,兵者,不祥之器也,不得已而用之。
銛襲為上,勿美也。若美之, 是樂殺人也。夫樂殺人,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。是以吉事上左,喪事上右。是以偏將軍居左,上將軍居右,言以喪禮居之也。殺人眾,以悲哀蒞之。戰勝,以喪禮處之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六章(今本 第三十二 章

道恆無名,樸雖小,而天下弗敢臣。侯王若能守之,萬物將自賓。
天地相合,以雨甘露,民莫之令而自均焉。始制有名,名亦既有,夫亦將知止。知止,所以不殆。譬道之在天下也,猷小浴之與江海也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七章(今本 第三十三 章

知人者知也,自知者明也。勝人者有力也,自勝者強也。知足者富也,強行者有志也。不失其所者久也,死而不亡者壽也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八章(今本 第三十四 章

道渢呵,其可左右也,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。萬物歸焉而弗為主,則恒無欲也,可名於小;萬物歸焉而弗為主,可名於大。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,以其不為大也,故能成大。

 

帛書本第七十九章(今本 第三十五 章

執大象,天下往,往而不害,安平太。樂與餌,過客止,故道之出言也,曰淡呵其無味也。視之不足見也,聽之不足聞也,用之不可既也。

 

帛書本第八十章(今本 第三十六 章

將欲翕之,必固張之;將欲弱之,必固強之;將欲去之,必固興之;將欲奪之,必固予之。是謂微明。
柔弱勝強,魚不可脫於淵,邦利器不可以示人。

 

帛書本第八十一章(今本 第三十七 章

道恆無名,侯王若能守之,萬物將自化。化而欲作,吾將闐之以無名之樸,夫將不欲,不欲以靜,天地將自正。

 

版權所有©藏玄易社版權所有 | 技術支援:藝哲設計顧問公司
你是第 2210773 位訪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