帛書道德經八十一章

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 德經 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

帛書本第一章(今本 第三十八 章

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不失德,是以無德。
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也。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也。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也。上禮為之而莫之應也,則攘臂而扔之 。
故失道而後德,失德而後仁,失仁而後義,失義而後禮 。
夫禮者,忠信之薄也,而亂之首也。
前識者,道之華,而愚之首也。
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,居其實而不居其華,故去彼而取此 。
 

帛書本第二章(今本 第三十九 章

昔之得一者: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寧,神得一以靈,
浴得一以盈,侯王得一以為天下正。
其致之也,謂天毋已清將恐裂,謂地毋已寧將恐廢,
神毋已靈將恐歇,浴毋已盈將恐竭。
侯王毋已貴以高將恐蹶。
故必貴而以賤為本,必高矣而以下為基。夫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,此其賤之本與,非也?故致數輿無輿。
是故不欲祿祿若玉,硌硌若石。
 

帛書本第三章(今本 第四十一 章

上士聞道,堇能行之。中士聞道,若存若亡。下士聞道,大笑之,
弗笑不足以為道。
是以建言有之曰:「明道如費,進道如退,夷道如類」、
「上德如谷,大白如辱」、「廣德如不足,建德如偷,質真如渝」
、「大方無隅,大器免成,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」
道褒無名,夫唯道,善始且善成。
 

帛書本第四章(今本 第四十 章

反也者,道之動也;弱也者,道之用也。
天下之物生于有,有生于無。
 

帛書本第五章(今本 第四十二 章
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
萬物負陰而抱陽,沖氣以為和。人之所惡,唯孤、寡、不穀,而王公以自名也。
物或損之而益,益之而損。故人之所教,亦我而教人。故「強梁者不得其死」,我將以為學父。
 

帛書本第六章(今本 第四十三 章

天下之至柔,馳騁於天下之至堅,無有入於無間。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也。不言之教,無為之益,天下希能及之矣。
 

帛書本第七章(今本 第四十四 章

名與身孰親 ?身與貨孰多?得與亡孰病?
甚愛必大費,多藏必厚亡。故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。
 

帛書本第八章(今本 第四十五 章

大成若缺,其用不敝。大盈若沖,其用不窮。大直如詘,大巧如拙。大贏如肭。躁勝寒,靜勝熱,清靜可以為天下正。
 

帛書本第九章(今本 第四十六 章

天下有道,卻走馬以糞;天下無道,戎馬生於郊。
罪莫大於可欲,禍莫大於不知足,咎莫憯於欲得。故知足之足,恒足矣。
 

帛書本第十章(今本 第四十七 章

不出於戶,以知天下。不窺於牖,以知天道。其出彌遠,其知彌少。
是以聖人弗行而知,弗見而名,弗為而成。
 

帛書本第十一章(今本 第四十八 章

為學者日益,聞道者日損,損之有損,以至於無為,無為而無不為。
取天下,恆無事;及其有事也,不足以取天下。

註:「無為而無不為」這句,《 帛書 》甲、乙本均殘缺,這裡依《 楚簡 》補上。

 

帛書本第十二章(今本 第四十九 章

聖人恆無心,以百姓之心為心。善者善之,不善者亦善之,德善也。信者信之,不信者亦信之,德信也。
聖人之在天下也,欱欱焉為天下渾心,百姓皆注其耳目焉,聖人皆孩之。
 

帛書本第十三章(今本 第五十 章

「出生入死」。生之徒十有三,死之徒十有三,而民生生,動皆之死地之十有三。夫何故也?以其生生。
蓋聞「善執生者,陵行不辟兕虎,入軍不被甲兵」。兕無所揣其角,虎無所措其蚤,兵無所容其刃。夫何故也,以其無死地焉。
 

帛書本第十四章(今本 第五十一 章

道生之,德畜之,物形之而器成之,是以萬物尊道而貴德。
道之尊也,德之貴也,夫莫之爵也,而恆自然也。
道生之畜之、長之育之、亭之毒之、養之覆之。生而弗有,為而弗恃,長而弗宰,是謂玄德。
 

帛書本第十五章(今本 第五十二 章

天下有始,以為天下母。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,既知其子,復守其母,沒身不殆。
塞其兌,閉其門,終身不勤;啟其兌,濟其事,終身不救。
見小曰明,守柔曰強。用其光,復歸其明,毋遺身殃,是謂襲常。
 

帛書本第十六章(今本 第五十三 章

使我介有知也,行於大道,唯施是畏。
大道甚夷,民甚好解。
朝甚除,田甚蕪,倉甚虛,服文采,帶利劍,厭飲食,而齎財有餘,是謂盜夸,非道也。


 

帛書本第十七章(今本 第五十四 章

善建者不拔,善抱者不脫,子孫以祭祀不絕。
修之身,其德乃真。修之家,其德有餘。修之鄉,其德乃長。修之邦,其德乃豐。 修之天下,其德乃博。以身觀身,以家觀家,以鄉觀鄉,以邦觀邦,以天下觀天下,吾何以知天下之然茲,以此 。
 

帛書本第十八章(今本 第五十五 章

含德之厚者,比於赤子,蜂蠆虺蛇弗螫,攫鳥猛獸弗搏。骨弱筋柔而握固,未知牝牡之會而脧怒,精之至也,終日號而不嚘,和之至也。知和曰常,知常曰明。益生曰祥,心使氣曰強,物壯則老,謂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
 

帛書本第十九章(今本 第五十六 章

知者弗言,言者弗知。
塞其兌,閉其門。和其光,同其塵,挫其銳,解其紛,是謂玄同。
故不可得而親,不可得而疏,不可得而利,亦不可得而害,不可得而貴,亦不可得而賤,故為天下貴。
 

帛書本第二十章(今本 第五十七 章

「以正治邦,以畸用兵,以無事取天下」,吾何以知其然哉?夫天下多忌諱,而民彌叛,民多利器,而邦家滋昏。 人多知巧,而奇物滋起,法物滋彰,而盜賊多有。
是以聖人之言曰:我無為而民自化,我好靜而民自正,我無事而民自富,我欲無欲 而民自樸。
 

版權所有©藏玄易社版權所有 | 技術支援:藝哲設計顧問公司
你是第 2210721 位訪客!